熾熱亂倫

2019-11-06     收藏     刪除     DELETE

在爸爸死後那年,媽媽十分苦悶,於是開始酗酒,整日沈溺於酒精的麻醉之中,有時一喝就是一整天。我很不願意看到媽媽喝酒的樣子,尤其是她喝醉的時候,總是又摔又打的,把身邊的人統統趕走,但她惟獨願意我留下來陪她,也許是因為我是她兒子的緣故吧。

但不管怎麼說,爸爸去之後的那年,是我和媽媽最困難的時刻。

後來,媽媽漸漸變得越來越粗心大意和隨便起來,完全不把我當男人看待,一點也避嫌,須知那時我也已經十三歲了,已經算是半個大人了,知道男女之間有許多不便之處。

由於我們家裡的房間都沒有鎖,說起來還是因為以前的房客走的時候把鎖都帶走了,我們又懶得換,反正一家人嘛,幹嘛防賊似的把門鎖起來呢。但這麼一來,媽媽或我幹什麼彼此都可以看得清清楚楚。她常常在我換衣服或洗澡的時候大搖大擺地走進我的房間,溜達一會後一句道歉的話也不說就又離開了。像這樣的事經常發生,弄得我很尷尬,我不喜歡媽媽這樣隨便。

有時候我忍不住說上媽媽幾句,你猜她怎麼說?她總是說:「什麼嘛?在自己的媽媽面前也會害羞?你身上哪一塊肉不是媽媽身上掉下來的?」這麼一來我也無話可說了。

當然,她也太不注意自己作為一個母親所應有的形象了,尤其是她喝醉酒的時候。她常常衣衫不整地在房子裡走來走去,有時還會當著我的面換內衣內褲,動作還特別地舒展大方。只要在家裡,她就不喜歡好好穿衣服,完全無視我這個大男人的存在,挺著高聳的胸脯在房間裡來回走動。特別過分的是,當我在衛生間洗澡、刷牙或是梳頭的時候,媽媽總是『砰』地一腳把門踢開,走進來,然後旁若無人地往馬桶上那麼一坐,小便起來,一點也不在乎我就站在她的旁邊。

有一天下午,我正躺在浴缸里洗澡,媽媽又闖了進來,我已經見慣不怪了,像往常一樣,我們聊了一會。媽媽突然說她想和我一起洗澡,我吃了一驚,看了媽媽一眼,只見她睜著烏黑髮亮的眼睛緊緊地盯著我,眼睛裡有一些我看不懂的東西在閃爍,但是表情十分嚴肅,我覺得有些好笑,但又有些不好意思。

我伸出手,試圖遮掩我的身體。

「寶貝,」媽媽忽然嘆息一聲,「你也已經長大了。」

她坐在浴缸的邊上,喝了口手裡的酒。

「如果你爸爸還在這的話,他一定會告訴你一些──一些男孩子長大後都應該知道的事。」

我有些窘迫,說:「我都知道了,媽媽。」

我想岔開這個尷尬的話題,但媽媽卻笑眯眯地繼續問我:「你知道什麼?」

媽媽的問話真是問到點子上了,事實上我對於性一知半解,所有有關性的知識都是從學校里和同學們聊一些男生們都喜歡的話題時得到的,對於性,我只有模糊的認識。所以,要我說出個所以然來,我做不到。

「你看見過女孩子的身體嗎?」媽媽以嘲笑的口吻繼續問我,仿佛是要給我難堪似的。

事實上,媽媽是我唯一看到過的裸體的女人,當然我不能這樣對媽媽說,我只能老老實實地說我沒有看到過。

「你知道小寶寶從哪裡出來的嗎?」

媽媽的問題越來越露骨,我感到十分地難堪和窘迫,囁嚅著答不出話來,心裡只希望媽媽趕快離開,好結束這種尷尬的對話。但媽媽完全沒有離開的意思,反而是有些得意地站在那裡,看著我窘迫的樣子,似乎覺得這樣很有趣。

她把手裡的酒瓶放在一邊,把浴室里做擺設用的盆景從安放的凳子上拿下來,擱在地上,然後把凳子拖到浴盆邊,在我的身邊面對著我坐了下來。

媽媽像往常一樣顯得十分隨便,兩腿張開。

媽媽不像一般女人坐下來時會用裙裾遮住重要部位,她喜歡故意露出下體,喜歡我盯著她的秘處看的神情。媽媽的裡面沒有穿內褲,我可以清楚地看到兩腿之間那一塊黑色的地帶。

媽媽繼續做著令我吃驚的事,她解開了皮帶,把身上的袍子敞了開來。媽媽的裡面自然也沒有乳罩這樣多餘的東西,我可以盡情欣賞媽媽微微鼓起的小腹和胸前那一對碩大無朋的乳房。

我有些害羞,畢竟直視媽媽的身體感情上有些說不過去,我試圖轉移視線,但是眼睛卻不由自主地在媽媽的雪白豐滿的乳房和小腹下面的黑色地帶上來回打轉。

「你應該知道這些東西,媽媽也有責任讓你知道女人是怎麼回事。」

我的目光仍然不老實地在媽媽的身上打轉,聽到媽媽的話,我才戀戀不捨地擡起頭來,與媽媽面對面。

「很好,」媽媽很滿意我的反應,微笑著說,「我希望你仔細看看媽媽,這樣你就可以明白女人的身體是怎麼回事了。」

說著,她跪下來,挺起下身,把身子湊到我的面前,讓我可以看得更加清楚。

媽媽的皮膚十分的潔白,事實上,我們從來沒有去過海灘享受陽光,媽媽過去又常常穿著汗衫和長裙,上街的時候又時常帶著帽子,所以肌膚特別的細膩和白皙。

媽媽的小腹下面滿是黑油油烏亮的細密的陰毛,但是不夠厚,圍繞在豐腴的陰戶周圍,一直向下延伸到肛門的附近。媽媽的陰門很大,這一點我很清楚,因為我時常看一些色情雜誌,上面有不少裸體女人的照片,通過對比,我知道媽媽的陰唇相當肥大,陰門很開。

「這是媽媽的陰毛,」她說著,用手指捋了捋下體上的黑毛,搓起一小縷,向我展示它們的美妙之處,「當然,你的也可以這麼叫,還有,你看,這是媽媽的陰戶。」

她的手輕輕地來回撫著下體那一處微微鼓起的美妙的所在,那是我從來沒有接觸過卻又極端渴望接觸的神秘場所,以前只是在錄映帶和色情刊物上有過初步印象,現在卻真真切切地展現在我的面前。

「這兒,這兒,看哪,看這裡,」媽媽一點點地給我詳細解釋自己身體的秘密,「這是陰唇,很好看,是吧?上面還長著毛呢。」

媽媽把兩腿儘量張大,生怕我看不清楚她的陰部似的,同時還用手撐開自己肥大的陰唇,露出陰戶內紅艷艷的世界。

「看到裡面的那塊小東西了嗎,那是小陰唇,大多數人叫它內陰或內唇,有些女人的內唇會很大,有時候還會突出來呢。」

我好奇地看著媽媽的陰戶,這一切對我來說既熟悉又陌生,以前只有對著圖片的想像,現在一切都是那麼的真實。

但我心裡有些怕怕,偷偷向門口看了一眼,擔心會有人突然闖進來,把我們母子倆當場抓獲。

不過,坦白地說,我現在內心十分的興奮,不僅只是生理上的興奮,但我又很恐懼我自己居然會產生這樣不潔的齷齪想法。

媽媽的下體離我很近,我幾乎可以嗅到那裡散發出的淡淡的氣味,感覺相當古怪的氣味,不是很強烈,也不難聞,有點像蘑菇的味道,但很令人興奮。

媽媽繼續向我展示她的內部構造,特別指出了陰蒂的位置。

「這兒,看見了嗎?在這兒,裡面點。」媽媽指指點點著,但我真不希望媽媽把女性生殖器的秘密這麼清楚明白地告訴我,這樣的話,我以後的日子就很難過了,我也許會每天都想這裡想得發狂的。

「男人總是喜歡把他們的陰莖插到這裡面,這就叫陰道。男人把陰莖插進來,然後播散愛的種子,如果受孕成功,一個小寶寶就誕生了,然後小寶寶就從這裡面來到這世上。」

我哈哈大笑起來,感覺相當滑稽,我不相信那麼大的一個嬰兒竟然能從這麼小的一個洞裡出來,但媽媽向我肯定這是真的,我就是從這裡出來的。

「把你的手指插進來試試看。」媽媽鼓勵我說。

她引導我的手指進入她的陰戶,讓我感覺那裡的溫熱和潮濕。

我無法形容手指插在媽媽的陰戶里的感覺,那已經超出了我的詞彙範圍。我只能粗略地說,我的手指仿佛擠進一個棉花堆里一樣,但溫暖濕潤的感覺又如同泡在蓄滿熱水的浴盆里,暖洋洋的,十分的不可思議,使人陶醉。

媽媽沒有讓我一直陶醉下去,又引導我的手撫摸遍下體的每個部位,讓我充分感覺女性身體的秘密。

我對媽媽的陰戶為什麼會不斷往外滲水十分好奇,媽媽講解得很有耐心,她把陰唇撐得很開,向我展示陰道內的秘密。

「看見了吧?在裡面有許多皺摺,那叫陰唇帶,但也有些女人沒有這些東西。怎麼樣,感覺相當有趣吧?」

觀看媽媽的性器有一種別樣的刺激,和看雜誌是完全不同的兩種感覺,後者僅僅是好奇,但前者卻有著十足的性的誘惑力。

我的生殖器不知不覺中已經完全勃起,雖然我年紀還很小,小弟弟也還沒有完全長成,但是直楞楞的陰莖卻還是倔強地挺出了水面。

媽媽一眼瞧見,嘴角掛起一抹難以辨認笑意,她伸出手,輕輕地握住我的小弟弟。

媽媽的手指輕柔地撫摸著我的小弟弟,還不時地擺弄一下我的陰囊。

「你知道它為什麼會變硬嗎?這很自然,這是人類的本能,當男人興奮的時候,他的生殖器就會像這樣變大,變硬,因為它想鑽進女人的陰道里──唔,那感覺真是很不錯喔。」

最初媽媽接觸到我的小弟弟時,我有些退縮,但媽媽的手撫弄我的陰莖時的感覺是那樣的棒,我很快就心安理得了。

「你以前變硬的時候是不是也像媽媽這樣做過呢?」媽媽問。

我點了點頭,事實上我經常手淫,而且幻想的對像還往往就是媽媽。

「你不必這樣做的,這對你的身體不好。」

我不知道媽媽為什麼這樣說,因為我知道這世界上幾乎每個男人都曾經手淫過,我也不覺得手淫有什麼不好,但媽媽堅持說我完全沒有必要這樣做。

「出來吧,」媽媽說,「你已經待在水裡太久了,再泡下去你的手和腳都要成梅乾了。」

我以為媽媽自己要洗澡,但她卻把浴盆的塞子拔掉,把水放干,然後她幫我把身子擦乾淨,但她又不讓我把衣服穿上,反而把我領到她的臥室。

「現在,小寶貝,讓媽媽教你怎樣和一個女人交流。」

「教我!?」

我懷疑自己是不是聽錯了,呼吸幾乎要停止了一樣:媽媽在說要教我那個!

我忽然有些害怕。

我曾經聽人說起過母子亂倫的故事,我一直認為那是人類所能做出的最下流、最可鄙、最無恥的事情,但是每當我聽到這些故事時,我都有一種難言的興奮和刺激感,內心裡十萬分地願意把自己完全託付給媽媽,因為我一貫信任媽媽,媽媽做什麼都是對的。

我不知道媽媽到底想要從我身上得到什麼,如果僅僅是性,我想大可不必經過我,因為媽媽的年紀並不算老,人也長得不算難看,相信要勾搭一個男人解癢不是什麼困難事,但她現在卻說要教我做一些男女之間秘密的事。我真的不知道媽媽是怎麼想的,但我知道我拒絕不了媽媽的邀請。

媽媽脫下了外套,然後拉住我的手。

「沒什麼可怕的,」她安慰我,「你一定會喜歡的,是男人都會喜歡,感覺很不錯喔。」

對我而言,媽媽實在是一個完美的女性,身材不高不矮,不胖不瘦,年齡也正合適,雖然她並不是人人稱謂的那種美人,但是她那端正熟悉的外觀,卻著著實實地激起了我的慾望,她那淡掃的蛾眉以及一對尖細的利眼,卻足以勾起我滿腔的慾火。

我一把抱起媽媽,把她放到床上。

「我們要有個孩子嗎?」我問。

「哦,不,」媽媽說,「但是當你和媽媽經歷了之後,你就會明白怎樣使女孩生小孩了。」

接著,她讓我吻她,我照做了。

「不,不是這樣,你看我。」

媽媽糾正了我不正確的接吻動作,她把自己柔軟的舌頭伸了過來,輕輕地勾住我的舌頭,然後兩條舌頭糾纏起來,同時媽媽用力地吮吸著,舌頭用力地在我嘴裡攪動,差點要把我的心給勾了出來。

我從來沒有聽說過正確的接吻方式,顯得有些忙亂。媽媽格格地笑著,讓我也學她這樣做。我嘗試著也把舌頭伸了過去,媽媽立即含住我的舌頭,輕輕地吮吸著,我不覺也用力地吮吸媽媽的香津。

媽媽的呼吸甜美而熱情,鼻子裡呼出的熱氣均勻地噴在我的臉上,癢酥酥的好舒服,她的香津帶點檸檬汁的感覺,有一股撩人的味道。

我發現我喜歡上了這種接吻的方式,我喜歡嘴對嘴的交流,喜歡我們倆的舌頭糾纏在一起的感覺。

媽媽的一邊乳房頂在了我赤裸的胸脯上,她抓起我另一隻手,把它按到自己的另一邊上。當然,在此之前,我還從來沒有真正接觸過一個女人赤裸著的乳房,那只是在我夢裡出現過,所以媽媽的乳房是我接觸過的第一個。

媽媽今年才三十五歲,看起來還不顯老,但是,在這樣的年紀,身體的轉變是騙不了人的。她的乳頭已經有些發黑,儘管乳房十分飽滿,但是也已經開始有些下垂了。她的臀部愈加的渾圓豐滿,由於生過孩子,小腹有些凸起,不過四肢卻很柔軟和結實。

不管怎麼說,媽媽的身體還是相當勻稱的,她的腰部脂肪不多,線條也很柔和,特別是大腿依然結實和富有彈性,表明了身體正處於成熟的階段。

「到媽媽上面來。」媽媽說。

她把大腿張開,我爬到她身上,把火熱的肉棒戳到媽媽的肚皮上。

她讓我把身體擡起來,然後伸手抓住我的小弟弟。我可以感覺到媽媽用溫暖的手牽引我的小弟弟來到那一處蜜源前,輕輕地蹭在毛茸茸的陰毛上,磨蹭了好一會,我的龜頭碰到了一團綿軟溫熱的東西,我知道我的龜頭已經抵在媽媽的陰門上了。

我感到一陣暈眩,因為我即將進入一個嶄新的新天地,那將是我人生新的開始,雖然前面的路要怎麼走我還不知道,但是現在,我只知道自己將要成為一個真正的男人,而這成人儀式將由媽媽主持。

媽媽把腿擡起來,纏到我的腰上,然後屁股往上一擡,我幾乎沒有意識到,小弟弟就已經滑進了媽媽的體內,頓時,我的整個身體連同神經都緊張起來。

我終於進去了!我的腦子裡只剩下這一句話。

浴室的門還開著,滴答滴答的水聲傳來,屋子裡靜悄悄,媽媽似乎也停止了動作,只有我們的下體緊緊地相連著。

我感覺著這一刻的美妙,小弟弟在媽媽溫暖的包容下脈動,一種難以描述的溫馨的感覺湧上心頭。我慢慢放鬆了繃緊的神經,身體也鬆弛下來,漸漸地習慣了這種陌生的奇異感受。我輕輕地動了一下身子,感覺到媽媽小腹下的毛蹭在我的肚子上,同時小弟弟在媽媽的肉洞壁上輕輕地磨蹭了一下,頓時一陣興奮直衝腦門。

「好啊,寶貝,快動起來。」媽媽呻吟一聲,開始鼓勵我做男人應該做的事。

無須媽媽的催促,無須媽媽告訴我怎麼做,也無須媽媽再向我解釋這樣做的美妙之處,我自覺地用力抽動起來。

媽媽的陰戶不是很緊,也許是我的小弟弟年齡不夠的緣故吧,我的抽動幾乎沒有過多的阻礙,但是肉與肉的磨蹭帶給我的刺激卻十分的強烈。

媽媽似乎對我的動作也很有反應,身體不斷地扭動著,努力迎合我的抽插。

我們就這樣持續了大概二十分鐘,然後媽媽讓我一邊抽動一邊注意看我們身體連接的部位。

我綣起身子,一邊用力地進出媽媽的身體,一邊看媽媽的陰部。

媽媽的陰部現在已是一片狼籍,沾滿了濕淋淋的淫水,肥美的陰唇隨著我的肉棒進出之勢,翻進翻出,連同周圍的陰毛也卷在一起,纏在我的肉棒上,擠進去,退出來。

我用手撐開媽媽的陰戶,把兩片陰唇用力地拉開,這樣,我可以清楚地看到肉棒在媽媽血紅的肉洞裡進出的樣子。那是一幅極端淫靡的景像,肉洞裡紅彤彤的一片,四壁上皺摺層層疊疊,緊緊地吸住我的小弟弟,每一次我抽出肉棒,都可以看到肉壁上滲出的水隨之而出。

哦,這就是做愛嗎?感覺真是爽呆了!

我為看到和感受到的一切興奮不已,更加激起了我征服的慾望。

我的動作越來越狂暴,媽媽的身體被我衝擊得不住顫抖,小腹隨著我的推進泛起陣陣漣漪。

我堅持了一會,終於忍不住在媽媽的體內射了出來,這是我生平第一次真正意義上的射精,感覺和手淫完全不一樣,射得異常的暢快,也射得特別的多。

等到我安靜下來,我才癱倒在媽媽柔軟的身軀上。

媽媽在我射精的時候並沒有阻止我,也沒有讓我射在外面,只是一邊呻吟,一邊挺動下身迎合我的發泄。等到我完成了我的處男作,媽媽才贊了我一聲我做得不錯,看來媽媽並不介意我射在她的裡面。

媽媽站起身,在我唇上輕輕地印了一吻,然後自去洗澡了。

兩天後,媽媽又問我是否還想和她交流,我當然說要了,怎麼可能不要呢?那是我這幾天一直夢寐以求的事,而且已經食髓知味了,但媽媽不主動提出,我門都沒有,現在當然是求之不得了。

當下,我們在媽媽的臥室里又做了一次。

在以後的幾個星期,我們的關係就這樣持續著,每周總會來上那麼兩三次。

記得有一天晚上,我又向媽媽提出性的要求。

現在我滿腦門子只想著和媽媽做愛,其他的已經不重要了,對於我來說,偎依在媽媽溫暖的懷抱里,讓饑渴的小弟弟有個存身的地方比什麼都重要。

我想我已經對性上癮了,我對媽媽的愛也和以前不大一樣了。我現在比任何時候都愛我的媽媽,不只是作為一個母親,而且作為一個成熟的女人。

但當我把要求對媽媽說的時候,她看起來很滿足,也很高興。

她用力地摟住我,對我說我應該僅僅把她當作一個母親來愛,如果我只是把她當作一個發泄性慾的女人,她會十分難過的,她會覺得沒有盡到一個母親教導孩子的職責,因為她有責任在性這方面指點我。

自從我們有了親密的接觸後,媽媽停止了酗酒,我們都不再談起媽媽曾經酗酒的過去,但我知道媽媽這樣做一定付出了很大的努力,畢竟習慣是很難改正,如果沒有我們之間這層關係的幫助,我想媽媽現在一定還是一個十足的酒鬼。

後來,我們開始每天都同床共寢。

大概在我們的第一次之後兩個星期左右,我發現媽媽和我做愛時有了些我不知道的舉動。當我努力在媽媽身上耕耘時,她開始大聲地尖叫和喘氣,而且那時候的身體反應十分劇烈。

對於有經驗的你們來說,當然知道是怎麼回事了,但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媽媽很快樂,我也是。

我記得我們第一次時,我感覺很好,但媽媽沒有現在這樣劇烈的反應,看來是有些不尋常的事發生在我們之間了。

我問媽媽她到底怎麼了,她說:「你讓媽媽達到高潮了。」

當我明白這是怎麼回事時,我十分自豪,因為我知道我已經真正地長大了,已經可以帶給媽媽真正的性愛了。

但有一件事,令我很是不解,那就是當我向媽媽提出等我長大後要和她結婚的事時,她拒絕了,她說,如果我和自己的母親結婚的話,那我將一輩子也不可能成為一個真正的男人。

媽媽在這一點上十分固執,完全不理會我熾熱的感情。

後來發生了一件媽媽曾極力避免的事──媽媽懷孕了,儘管她十分小心。

懷孕的事簡直把媽媽嚇壞了,我想,如果當時人工流產很容易做到的話,媽媽一定早就做了,幸運的是媽媽沒有這樣的機會。

媽媽整日擔心出生的孩子會是個畸形兒,而且由於媽媽懷孕的緣故,我們也不得不搬家了。那時爸爸已經死了有兩年了,而媽媽又從來不和其他男人交往,如果讓其他人見到媽媽大肚便便的樣子,一定會懷疑到我身上,所以我們只有離開了。

我們搬到了加州,我的妹妹──傑茜在新家誕生了。

需要感謝上帝的是,傑茜很健康,現在她在一所中學教語法,生活十分幸福,有了自己的家庭,也有了自己的孩子,但她不知道我就是她的父親。

當然,這都是後來的事了。

我們搬家後,生活還算安定,等到了我上大學的時候,我幸運地考上了西海岸最富盛名的一所大學,於是我們又搬家了,媽媽在學校的附近買了一所房子。

雖然我們仍然彼此相愛,但是媽媽堅持讓我住校,而且儘量減少了我們之間的性接觸。開始一段時間讓我感到很難受,但媽媽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我,她知道怎麼做才是對的。

後來,我在學校遇到了我的妻子──克拉拉,媽媽也很喜歡她,特別是她的孫子出世後,媽媽簡直樂瘋了。

但是,後來不幸降臨到了媽媽的身上,她在一次交通事故中喪生,那是三十年前的事了,在她出事前兩天,我們還做愛過一次,想不到那竟是我們的最後一次。

我是那麼地愛我的媽媽,她是一個稱職的可愛的母親,同時也是我的第一個女人。

我是那樣的愛她,想念她。

媽媽死後好長一段時間,我都很憂鬱,我發現唯一能使我快樂起來的只有我的妹妹傑茜。她看起來是那麼的像她的媽媽,隨著時間一年年的流逝,我在妹妹的身上越來越看到媽媽的影子。但我知道媽媽一定不希望我們之間的事發生在她的女兒身上,所以我只是喜歡和她在一起,看著她的面容,聽著她的聲音,在心裡想像媽媽的身影,這樣倒也能排遣我不少的寂寞,給了我些許聊勝於無的安慰。

但後來,對媽媽的思念日益折磨著我,我開始對妹妹產生不潔的念頭,我渴望像媽媽那樣在我和妹妹之間展開又一個亂倫的故事。

我試圖更加接近妹妹,我從來不認為如果我們之間發生什麼令世人驚奇的親密關係有什麼不對,但我不知道妹妹會對這事怎麼想,從妹妹的角度來看,她是一個有涵養的女人,就我所知,妹妹相當的傳統,甚至是有些保守,特別是對於性這方面十分執著。我可以想像當我欲圖對她非禮時,她會有什麼反應。她一定會認為這是一件顛倒人倫的可怕的事,也許會恨我這個哥哥一輩子。

但我已經把對媽媽的愛完全轉移倒妹妹的身上了,我是那樣的渴望占有她,我很擔心我有一天會對她做出一些傻事,我不想失去她對我的尊敬。但我的確已經被對妹妹的強烈的渴望迷住了,我知道我需要她,但我不能這樣。如果我還有良知,我應該遠離這個家,我不能干擾妹妹的生活,但我知道要我走是不可能的。我的根在這個地方,我已經在這裡生活了幾十年,我不能說走就走──但我應該怎樣面對妹妹呢?我又該怎樣對我的妻子解釋呢?我不知道將來會發生什麼──哦,不,最好什麼也別發生,我不會讓它──但真的──?

哦,上帝──媽媽在就好了!

我想念媽媽!

——————————————————————————–

幾個月前,我在網上貼過一篇文章,講述了我少年時代和媽媽甜蜜的初體驗的經過,這一方面是為了紀念我深愛著的媽媽,同時也是為了排遣我的無限思念。

由於長期以來對媽媽的思念,我終於對酷似媽媽的妹妹傑茜產生了不道德的想法。

大家也許都還記得,傑茜是我和媽媽亂倫之愛的結晶,名義上她是我的妹妹,實際上卻是我的女兒。

媽媽死於三十年前的一次車禍,那給我及我們一家帶來了長期的痛苦,我清楚地記得那時我是多麼地痛不欲生,有時甚至想到了死。好在時間能沖淡一切,如今,我也開始步入老年,但對媽媽的愛卻愈久彌堅,越發的熾烈了。

當然,現在傑茜也已人到中年了。

她現在是一個十分普通的中學教員,今年四十歲,就在我們居住的社區任職,擁有一個幸福美滿的家庭,有兩個孩子──一個男孩,一個女孩,現在當然都已經成年了。

媽媽和我一直努力避免我們之間不正常的關係影響傑茜的成長,所以,現在的傑茜是一個非常傳統的女性,當然,她根本不可能知道我這個她異常信賴的大哥其實就是她的生身父親。

我們之間很親密,感情很好,但我毫不懷疑如果她知道我長久以來對她的各種齷齪的念頭的話,她一定會驚駭,並進而拒絕我的要求,因為她始終是個傳統的女性,特別是到了她這樣的年紀,很難要求她做一些出閣的事。

我對自己很失望,我想念媽媽想得要發瘋,現在,我又不能對妹妹做出這樣可怕的事,我害怕從此失去妹妹對我的愛和尊敬,我真的是要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