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年夜在女友家

2019-11-06     收藏     刪除     DELETE

我,二十五歲,普普通通的上班族,有一個也是普普通通的女友,過著平平凡凡的日子。

但在有一年的過年時節,這平凡的生活,起了些許的變化。

我女朋友,家裡的人口還挺多的,有一個哥哥、一個姐姐和一個妹妹,哥哥已經結婚了,所以還有一個大嫂,我和她們家一樣,就住在寸土寸金的台北市,所以她家的房間不很多,就三個房間,分別為父母住的,她哥哥和大嫂住的,和三個女孩子擠的一間,所以,我平時很少去她們家(因為不可能可以辨事嘛),但在過年期間,實在沒地方可以去了,所以,過年時間,我只好待在她們家。

因為我父母總是要去南部,而我又不想跟,她們家倒還好,因為她們本來就是台北人,所以無所謂回不回南部的問題。

那一年,她父母出國去過年,留下了晚一輩的我們..事情就因此而發生了。

我也忘了是過年的第幾天了,大家都在客廳里看電視,大嫂從酒櫃里拿出了一瓶酒,倒了一杯給大哥喝;大哥問我平時喝不喝酒,我就回大哥說:平時和朋友出去,難免會喝一點,但我自知酒量很差,所以從來不敢喝多。

大哥說:那好吧!那你就陪我喝一杯就好。

大哥叫大嫂再去拿個杯子,他說陪我喝一杯,大嫂轉身到廚房裡拿杯子,大哥把他面前的那杯酒先拿給了我,叫我試試合不合我的口味,我拿起來喝了一口..,嗆到..;這酒好嗆,我嗆到連眼淚都快飆出來了;大哥說,這是純酒,只能一點一點慢慢喝,不能像脾酒一樣牛飲,大嫂從廚房拿了杯子出來,大哥自己也倒了一杯,示範給我看要怎么喝。

不知道為什麼,我在喝酒的時候,大嫂一定盯著我看,但不是喜歡的那種眼神,怪怪的,我也說不上來,但因為和大哥大嫂,始終有段距離,我也不敢過問什麼,就當作沒這回事。

電視播著播著播到了有點煽情的地方,她哥便說累了拉著她老婆回房(鬼都知道要幹嘛),老公搞老婆是天經地義的事,我也就不以為意了,但她家的那幾個女生,好像就不是那麼一回事,聽她們說,平常她哥和大嫂,是很少這樣子的,她們幾乎都不曾感覺到大哥和大嫂有行房的跡像過,於是就起鬨說要偷看。

我是客,也不便於太過..,只能笑而不答,因為她們的房間,就緊臨著大哥的房間,房間與房間上方,還有留有通氣用的氣孔,她們三個,就等著去偷看;我無奈的看看女友,但她和她姊妹們一樣,起鬨要我和她們一起偷看。

過了一會兒,果然,從大哥的房間裡,透露出一點點的聲響,聽來是大嫂的呻吟聲(早就料到了),於是她們就開始溜回房間,開始從上方的空孔偷看,只留我一個人在客廳;其實,電視里在播什麼,我早就沒有在意,只是豎其耳朵偷聽,看看現在大家的動靜,除了大嫂的呻吟和喘息聲,還不時傳來幾個女生的笑聲。

過了一下子,女友起鬨拉我過去和她們一起看;大嫂,是一個個性很內斂的人,感覺就像中國傳統的那種女性,很難想像那樣的女人,在床上,會是什麼模樣的,進到了房間,就看到她姊和妹妹,兩個人站在床上,看著隔壁的情況,我女朋友擠到她們兩個人的中間,拉著我的手,從後面抱住她(可能是她看了,心在痒痒的吧),看到她大哥坐在床邊,大嫂跪在地上仔細地幫大哥吹,大嫂的衣服扣子被解開到胸前,露出了一個乳房,我才在想,如果只是吹,為什麼大嫂會呻吟,原來,大嫂的下體,被插了一支假老二,震動不很強,我想,他們是不想被其他人聽到吧!

大嫂用極度溫柔的方式,慢慢的幫大哥吹,從側邊到頂端,仔仔細細的舔著,大哥微仰著頭,雙手撐在床上,享受著大嫂的溫柔...。我在這邊看著,不由得心也漸漸癢了起來,手也開始不由自主地不規距起來了,本來手只敢在女友胸部的下緣,輕輕地托著女友的胸部,有時又將胸部整個罩住,因為左右兩旁,有女友的姊妹們在,我也不敢太放肆,漸漸地擴大遊走的範圍,左手伸進女友的衣服里,右手則伸進女友的睡褲里探索。

摸著摸著,女友也開始喘了起來,雖然很輕微,但我想,身旁的兩個人,應該還是可以感覺的到,但大家都只是不說開來罷了;這種狀況極度刺激。

雖然是說我的手是在女友身上,不過,手肘一樣會碰到旁邊的兩個人,這就是精彩所在了。

首先,是女友的姐姐,畢竟是有點年紀的人,應該也是有經驗過的,看了這樣的情形,最好是能不為所動,先是言語上的調侃,她就說了:

唷!你們也受不了啦!

我只好傻笑著說:沒有啦!看大哥他們甜蜜,我們當然也要甜蜜一點囉!

接著小妹說:哎呀!姊~你看他的手,在二姊的衣服裡面啦!

當時我真的臉部通紅!沒想到小妹真不給面子,直接就揭穿我

我就回說:要不然哩!難不成伸到你和大姐的衣服里啊!

小妹被我一回,臉也紅了一半,接著說:

大姐你看啦!他欺負我啦!==a(我哪有啊)

大姐就說:那是你,他才敢這樣說。

我:我哪有啊!

大姐:要不然,你來動我看看啊!

我低頭看一下我女友..,從她的眼神看得出,她是站在我這邊的^^

我轉頭對大姐說:我來了喔!

大姐:你儘管來!

我伸手到大姐的胸部;哇!大姐的胸部,比我女友的還大,雖然隔著衣服,但在充實飽滿的感覺,實在是騙不了人。

大姐看我真的動手,臉也紅了,但一時也不知道要接我什麼話,就只愣在那,任我輕薄.,我在衣服上遊走,好像也玩不出什麼,而且感覺場面變好冷,我看這樣下去,未來見面一定會很尬尷,慘了~~~。

還好這時大哥那邊又有新動靜了,我們三女一男的注意力,才轉回隔壁;大嫂和大哥,不知道說了什麼話,大哥起了身,到柜子里去找東西了;喔!原來是去找保險套。

但是我這邊....我的手,依然是一隻抓著我女友的胸,一隻抓著大姐的胸.。抓著大姐的左手,也開始不規距了,先是慢慢滑下大姐的背後,撩起大姐身上的T恤,開始肉貼肉的進犯了..大姐的內衣是無肩帶式的,只要稍微的往下拉,堅挺的乳房就呼之欲出了,大姐和我四目相對,我看她沒有什麼厭惡的表情,就繼續在她身上遊走,更進而將手指伸入罩杯中,直接肉貼肉的侵噬大姐的肉體..,我小看一下,我女友和小妹的注意力,都還在大哥那邊,我就更大膽的直接將我的嘴,貼上大姐的乳房,大姐先是吃了一驚,但也是任我胡作非為。

這時真的香艷刺激到了極點了,我右手抓的是我女友的右乳,左手抓得是大姐的左乳,嘴更是貼上了大姐的右乳,大姐的右手,抱著我的頭,任我品嘗她的乳香。

大哥拿到保險套了,將保險套交給大嫂,要大嫂幫他套上,大哥站在床邊,讓坐在床上的大嫂,用嘴巴幫他套上保險套,這一幕,讓我的頭,離開了大姐的乳香,欣賞這一幕活春宮;但離開歸離開,我的行動,可是一直沒有停下來過喔!我的左手,輕輕刮過大姐的側腰,來到了大姐的私處。

剛到達的時候,本來大姐有低頭看了一下,再看看我,我雖然知道,但我故意沒有轉過頭去,繼續在看著大哥那邊,但大姐看完我後,再度轉頭回大哥那邊,沒有做任何的閃避動作,我的手,就深入大姐的心臟地帶,先是伸進大姐的家居褲中,將家居褲拉低,手呢!就在大姐的股肉上揉捏,大姐穿的是丁字褲,很容易的,我就侵入了重要堡壘;先是用食指和中指,分開大姐的兩側陰唇,再用無名指去頂替中指的位置,讓中指能順利的插入大姐的陰道中,大姐將頭靠在我肩上,對著我的耳朵輕喘,為怕我女友發現,只要咬著我的肩肉...

我的右手也沒閒下來,一樣開始入侵我女友的私處,她的私處,我倒是像走廚房一樣,熟得很;我女友知道,但也沒有回頭,讓我的手指也滑入她的陰唇口。

大哥要插入大嫂了,三女一男,大家回過神來看向大哥那邊,大嫂輕咬著下唇,大哥以背後式,站在床邊插入大嫂的體內;看大嫂從皺著眉頭,到展顏露出滿足的表情,就可以看出大嫂有多滿足了,在此同時,我就將我的右手,插入到我女友的陰道中。

我女友轉頭回來,小聲地跟我說:不要啦!那裡還乾乾的啦!

我:是喔!可是大姐那都好濕了耶!

但我們的對話,全都傳到大姐的耳朵里,大姐就說:好啊!你們兩個聯合起來欺負我啊!我就不相信,你們都沒反應!接著,就掙脫我的手,要脫我褲子!還叫小妹和我女友幫她抓住我;大家玩興都高,她們兩個,還真聽大姐的抓住我,兩個都鑽到我掖下,將我手繞過她們兩個的身體抓住,美其名是抓住我的手,基本上,根本只是我抱住她們兩個。

接著,大姐就隔著我的褲子,摸我的小弟,說也奇怪,雖然那時很刺激,但那時小弟還真的沒反應,大姐也很驚訝,還問我女朋友,我是不是性無能啊!我女友被問到這種問題,一時臉紅,也不知道該怎麼回答..;接著,大姐就對著我說,你不行,那我妹的幸福,你怎麼負責啊?

我:哪有啊!只是現在又沒什麼刺激,小弟怎會有反應

大姐:現在這樣還不叫刺激啊!

我:現在有哪一點刺激?

大姐:我在摸你耶!!

我:拜託!你那哪叫摸啊!你只是隔著褲子,在那個位置上摸,這樣就站起來,我也太沒定力了吧!

大姐:好啊!我就來看看你的定力如何?

大姐看看我女友,看我女友沒啥反應,就開始脫我的褲子!

我看著我女友,她和我一樣驚慌,我們從開始就沒想到,大姐怎麼會玩這麼大,本來只是言語上開開玩笑,過分點,大不了用手吃吃豆腐而已,哪知道大姐玩那麼大。

不過,現在叫停,每個人也都把怕場面搞僵,所以,也沒人敢說,三女一男,就看掙掙看大姐脫掉我的褲子,用她的手在套弄小弟.,我倒吸了一口氣,看著大姐在套弄我的小弟,也許是天氣冷外加太緊張,小弟還真的又給她沒反應。這下大姐火了(也不知道在火大什麼)。

大姐:我看你根本就是不行,還說那麼多。

我苦笑說到:我和你大妹..平常都沒有問題啊!

大姐一臉疑惑的看著我...的小弟,這時我那少條筋的女友,說了一句很沒大腦的話:有時候天氣冷是會這樣的,他每次都叫我用嘴..(說到這,才知道失言),聽完我女朋友說的話,大姐先是傻了一下,再看看我,接著,然後......就...把小弟含了進去。

這時,隔壁又有狀況,大嫂開始叫了,嗯嗯啊啊的!而我這邊,情況也好不到哪去,小弟如夢初醒,開始有了反應,大姐也不急色,相當和緩的進出,讓我要上不上、要下不下的!漸漸地,我也開始有點站不住腳,慢慢地將體重,轉移到我女友與小妹身上...

我:大姐,等...等...啦!這樣我受不了啦!

大姐還是邊含著邊抬頭看我,露出類似嘲笑的笑容,漸漸地,我的感覺也愈來愈重,手就開始不規距了起來,右手繞過我女朋友的右邊掖下,撫摸女友的右乳,左手也繞過小妹的左手掖下,開始了對小妹的進犯...。

她們在家中,原本就穿的輕鬆,衣服間的空隙本來就大,我的手從袖口伸入,並沒有太大的阻礙;基於現在的這種氣氛,我女友自然沒有說什麼,也閉上眼睛享受我的撫摸,但小妹這邊,因為之前都沒有到她的地盤上撒野,也可能是因為小妹沒有什麼經驗,所以顯得不自然。

但小妹可能受到兩個姐姐的影響,所以也沒說什麼,只是任由我非禮,我看小妹沒有抗拒,膽子也就大了起來,直接伸手進入小妹的衣服里,左右兩手,抓著兩女的胸,前面又有大姐在幫我一吹一吸的含陰莖,人生至此,夫復何求啊!但人的慾望無窮,更何況,小妹我都還沒什麼染指到呢?於是我繼續展開對小妹的攻勢。

左手伸進小妹的衣服里,用著著實,但不急燥的力道,揉弄著小妹的左胸,更進而,順著內衣的走勢,手滑到了小妹的背後,我打算脫了小妹的內在美,但在手到的時候才發現,咦!小妹今天穿得是前扣的而且,那件還是我女友的呢!我就問

小妹:咦!你怎麼穿你二姊的?

小妹:我和二姊差不多,所以我們兩個都互穿啊!大姐大了一點,所以不能和我們的互用。

我:咦!那我看過你二姊的所有內衣,那是不是也等於看過你的?

小妹紅著臉說:嗯!差不多吧!應該都是一樣的。

左右手握著兩個人,卻差不多大小的乳房,真是別有一風味,更何況,這還是一對姊妹呢!

邊和小妹在說的時候,我邊把小妹的內衣扣子打開,因為是前扣的,當一打開時,胸部就跳了出來;也許,小妹的胸部尺寸,真的和她二姊的一樣,但那份青春活力,真是她二姊遠遠不及,它們並不大,但是卻堅挺著,而且我喜歡它們漂亮的弧度。

這時候,我女友抗議了;喂!你太誇張了吧!動大姐就算了,連小妹的主意,你也要動。我女友這句話一出,空氣瞬間降到了零度==。

相信這話一出,尬尷的,不止我一個人,我的右手在我女友身上,我的左手在小妹身上,我的..小弟,還在大姐口中..。我心想,這下死定啦!一鍋子熱了~~。

畢竟大姐是出過社會的,懂得圓滑處事,說了一句話,解除現在的這個危機。

大姐:唷!照你這麼說,我就是不值錢,我被他動沒關係,你的小妹就不可以動啊!

大姐此話一出,我女友就馬上閉嘴了。

不知道為何,我女友和她小妹,平常就超怕她這個大姐的,害我平時也怕怕的,不敢和她多說話,要不是今天這樣,過去和她說過的話,加起來可能不超過十句。

也或許是因為年紀的關係,大姐和我女友年齡差距較大,我女友和小妹之間才差一歲,所以平時這兩個小妮子,幾乎都是她大姐在管的,而這兩個小妮子之間的感情,因此而變得比較深厚。

大姐剛的話一出,把氣氛緩和了下來,也許在此時,我和大姐都知道,未來彼此之間會不會尬尷,就看這個時候了。

於是大姐又接了一句:你是不是只疼你小妹,我這大姐你就不理了啊!

女友急忙打圓場的說:沒有!沒有!我只是想,小妹沒經驗,萬一有什麼閃失,對小妹說不過去。

小妹也打圓場的說:不會啦!他沒有弄痛我啦!我也很舒服啊...。

小妹此話一出,反而成了這場尬尷的救命丸,二女一男當場大笑!也因為笑得太大聲了,隔壁大哥和大嫂也停了下來。

此時真的和成語所形容,真的是一根針掉在地上都聽得到,停了大約五秒鐘,大哥似乎要出來看看。我和三女,迅速的躲回客廳。

大哥出來後,看看隔壁(原來三女和我在的房間)再看看我們,然後裝作沒事的去廚房倒水,然後回房。 大哥回到房間,繼續辦著和大嫂的家事,我和三女才喘了一口氣!

這時,好不容易解除的尬尷又回來了==

我女友本來個性就比較內向,遇到這種情況,第一個想到的,就是烙跑,她說了一聲:我要去洗澡了!就拿了衣服跑進浴室了!

留我我和大姐和小妹在客廳,繼續維持尬尷氣氛。這時,我忽然覺得對不起小妹,於是坐到小妹身邊,小聲地和小妹說:剛剛抱歉,一時失態,真的很對不起!大姐似乎聽到我說的話了,也就攤開來說了:你也不用太介意了,剛剛你也不過摸摸小妹的胸部,我呢!我連你的小弟都含著了,要說抱歉的話,還輪不到你呢。

我紅著臉不知道該回答什麼,但小妹的驚人之舉又出現了。小妹說:大姐!女生親小弟,我們女生自己會舒服嗎?

大姐:看情況而定啦!有時候氣氛有到那個程度,女生嘴巴含著,也會比較投入

小妹:要不要什麼技巧啊!看電視說的,好像女生口交,也是需要某方面的技巧耶!

大姐:當然要啊!又不是充氣妹妹,不管眼神、速度...,都需要有一定的程度,男生也才會覺得舒服。

大姐轉頭問我:像我剛剛含,和大妹,誰比較舒服?

我紅著臉回答:大姐含得,好像比較順,比較有感覺(那個時候,我敢說不舒服嗎==,不過倒是真的很舒服啦)

大姐這時賊賊的看看浴室!再回頭問小妹:你二姊去洗澡了,你要不要試試看?

小妹直說不要,大姐再說了:有我在這邊看著,諒他也不敢怎麼樣的啦!但是,你以後就只能靠自己去摸索囉!

小妹說:會不會很噁心啊?

大姐:以前我沒親過之前,也是覺得很噁心,但親過後,不知道為什麼,就不覺得了,於是大姐也過來了我和小妹的沙發這邊,叫我又把褲子脫下,叫小妹跪在旁邊的沙發上親;她還真的講解的很詳細,例如要親的時候,儘量不要去改變小弟的角度,和小弟成垂直方向去親。

大姐跪在我面前的地板上,用手指指著部位,一步一步地教小妹怎麼親,小妹也按照大姐所教的,一點一點認真在學習,而我,好像課堂上的假人,任這兩個色女的擺布。

我的自尊心告訴我:不行!我要反擊~~~~

於是,我的手往我正前方,也就是大姐的大圓領T恤中伸去。

大姐,在剛的刺激下,本來心情就還沒平復,才會引小妹再去做嘗試,她望都不望我一下,就任我的手在她的胸前遊走;我也脫下了大姐的內衣,讓手的動作可以愈來愈大,也因為大姐的SIZE較大,她穿的是無肩帶式的,所以她根本不用怎麼動,我就能很輕易地脫掉大姐的內衣。

我愈摸,大姐也又開始動情了,有時和小妹講解、講解,就會示範給小妹看,就這樣,你一口、我一口的,她們就開始分享起我的小弟來了。

我看小妹臉紅紅的,雖然動情,似乎還不夠投入,於是我的右手,也開始不規距起來了,伸到小姊的私處,以輕柔的方式,輕輕扣動小妹的心..

小妹本來有看了一下我的手,但大姐告訴她,這是正常的,男女做愛前,本來就是應該彼此愛撫,這樣才能達到靈肉一致的境界(會不會太扯了啊==)

這時,我女友洗好出來了,看到這個局面,整個人都定格了,但大姐也叫她過來,說要教她該如何真正的服侍男人,還說我剛剛被大姐親的比她親的舒服;我女友一臉不知該如何的過來,大姐又把剛和小妹說的步驟,又說了一遍,還叫小妹親給她看,順便驗收剛剛教的。

我女友看大姐教得真有那麼一回事,也就真的投入了,也和她們一樣,你一口、我一口的,又開始分享起我這條大屌了。

我女朋友趴在我左邊,小妹在我的右邊,大姐一樣在我前面,我的手一樣遊走在這三個女人的身上,剛剛的情形才又都回來了,等到她們講解到一個段落了,大姐才有想到休息一下的念頭,三女也都累呼呼的東倒西歪了...但,她們有沒有考慮到我的感受啊,我被三女夾攻,現在都精蟲上腦了,怎麼可能和她們一樣,說休息就休息。

不顧大姐和小妹就在旁邊(其實都玩成這樣了,我想也無所謂)把我女友從正面整個抱起來,就地正法了。

因為剛她們在親的時候,我也有摸我女友,她私處也夠濕潤了,我就長驅直入、整根盡沒,讓她把我被她們親的發燙的巨龍,整根沒入她的小穴里,她也發出極度滿足的聲音,畢竟,剛剛的場面,已經讓在場的人,血脈噴張到了極點了,我就讓我女友,跨坐在我身上,將她抱起再放下、抱起、放下,用一種不快不慢的速度,慢慢的吞噬掉她的身心...。

就在大姐和小妹的面前,我一下一下的抽插著我女友,看著大姐和小妹的眼神,我知道,她們現在也很需要,我故意像武力展示般地,在她們的面前,用我的巨根,一下一下地引她們掉入這肉慾的泥藻里...。

我抱起我女友站起來,走到大姐的面前,一腳踩在地下,一腳踩在沙發的扶手上,用極度貼近大姐的臉的角度,抽插著我女友,甚至,有時我女友的股肉,還會碰在大姐的臉上,大姐這時也受不了了,用手撫摸自己的下體,近距離地看我抽插我女友..我抱的累了,就讓我女友下來,面對著大姐,用背後式插入她的身體。

這時,我加快了我的速度,因為,我知道,如果我今天想一箭三雕,非得先解決我屌上的這一隻,我用我所能夠的最快速度,瘋狂的幹著我的女友,她也再也忍不住,大聲的叫了出來。

啊...啊啊...啊...不..要..停.啊....啊.啊.繼..續...繼續..啊.啊.干我.快.點.干..我用力...

不要停、不要停,我要到了...要到了...

我在我女友泄身的瞬間,把她幾乎是用丟的,丟到大姐的身邊,然後,抓起大姐的雙腿,直接干進去。

大姐:你...你..我..我...啊啊..等..一..下.啊.啊..等一..下啦..我.我..啊..我...啊..

大姐似有若無的想拒絕我的進入,我頓時停了下來,在她說完整句話前,先斬釘截鐵的問:你要我抽出來嗎?

大姐回回神,雙眼迷濛的看著我,這時我再用剛才和緩的方式,徐徐的抽動我的巨根,大姐閉上雙眼,沒有說什麼,我就用人家所謂的九淺一深、三淺一深,抽插著這個大我沒幾歲的女人,但看大姐氣定神閒,好像我的抽插,還不至於對她起太大的作用,乾的後來,我管他幾淺幾深,忽快忽慢、忽深忽淺的幹著大姐。

我知道,要抓住大姐的心,必定得下重藥,畢竟,她是有經驗的人,若得非使出全力,要不然,是沒法抓住這女人的胃口的。

乾了一會兒,我也把大姐抱了起來,像繞場一樣,邊走邊幹著大姐,在客廳走來走去,每一步,都深深插入花心,讓大姐也不由自主地叫了起來(後來想想奇怪,為什麼她們叫得這麼大聲,為什麼大哥都沒有醒來)

走了幾圈,我把大姐放在小妹的身旁,在小弟沒有離開大姐身體的情況下,把大姐翻轉過來,讓她扒在小妹身上,讓小妹也感受到抽插之間的震盪,我開啟POWER,用幾乎磨破我膝蓋的速度,極速的幹著大姐,用一樣的方式,在大姐泄身的同時,抓起了小妹...。

但世事哪能盡如人意,大姐這時邊喘邊說:不.要!..不.要干..小.妹,要..干就.來.干.我..

這時我女友也說了:大姐都讓你乾了,難道你非得連小妹都搞上才甘心嗎?

聽她們兩個這麼說,我也只能將小妹放下了。

我有點不甘心,於是又往我女友那走去,似乎是報她說了害我不能幹小妹的話的仇。

但我女友本來在房事方面,本來就不是那麼放得開,剛那番折騰,是真的吃不消,再幹起來,她幾乎都是沒什麼反應,乾了沒多久,我就找上大姐了,當我再找上大姐,那時真的可以說用發泄來形容,我把大姐乾得是哀爸叫母(台語)。

但就在大姐叫的呼天喊地的時候,大嫂走出房間了,看著赤條條的四個人,一時之間也不知道該說什麼;我看到大嫂出來,心想,又一個來礙我好事的,於是就光著身體走過去,問:大哥呢?

大嫂:他..他睡了,我聽到有些聲音,想說出來看看...沒想到你們..

原來,大嫂已經醒了一段時間了,一直在房間裡偷聽。

我看著大嫂,她只穿了一件睡衣,也許是因為剛剛辨事,裡面什麼都穿,睡衣的質料很薄,雖然是穿著衣服,但和沒穿一樣,光線透過睡衣,大嫂的胴體,就赤裸裸的展現在我眼前。

那時,我真的已經失去理智了,只是想找個女人,好好的把身上的精力發泄出來,於是我一把抱起大嫂,把大嫂放在餐桌上,一箭到底,整根沒入,開始干起大嫂...

大嫂:你..你.等.一.下..你...怎..麼..可.以..我要..跟.大.哥.說..啊..你..說..你.啊.啊.啊....啊....

我:說我、說我、說我怎樣啊!說你被我干、說你被我乾得哇哇叫嗎?

我那時真的已經瘋了,說著一些平時我不可能會說出的話...。

大嫂眼睛閉了起來,沒有多說什麼,只是任我在她身上抽插,我那時也干紅了眼,不管大嫂的眼角,已經流下淚來,而我,已經沒有那個心思去考慮大嫂的眼淚,還是把她翻過身來,讓她扒在餐桌上,繼續從後姦淫著大嫂。

這時,唯一能動的小妹過來了,跟我說:你不要再干大嫂了,她是大哥的老婆啊!我...我..我...讓你上好了,別再干大嫂了。

大嫂:不..要.啊..啊..!.剛..二...啊.啊.妹.不..啊..啊..是..說..啊..過.了..啊..啊.啊.,.小..妹..啊.沒..經...驗.....啊.....啊..,你啊...不..能..啊啊..干.啊..她.啊...啊啊啊...,邊聽大嫂說話,我的巨根也沒停,讓大嫂句不成句、話不成話。

這時,大姐和我女友也過來了,也都要我干她們,別再打小妹的主意了。

小妹卻說:可是、可是我也想試試看,你們雖然被他干,但在被乾的時候,你們的表情都好舒服、很享受的樣子,我也想要試試看,我是真的想要試試看的。

這時,我終於停下來干大嫂,將巨根抽離大嫂的身體內,抱起小妹往房間裡走去,在我走到房門的時候,轉頭對身後的三女說:你們也都進來,如果小妹頂不住,你們要我再強幹下去嗎?

在我身後的三女,面面相覷了一下,也都尾隨著我,進入了我女友父母的房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