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寵第四集

2019-11-06     收藏     刪除     DELETE

簡介:

為了讓羅克在戰場上發飆,安吉莉娜研究出了威力極大的風魔槍,但後坐力卻難以克服。

在一次與瑪姬的親熱中,暗中偷窺的暮影得知了羅克的真實身份,並遊說他加入安東尼伯爵麾下。

梅里亞岌岌可危,而只想擁美女睡覺覺的羅克選擇了逃跑,但第二天又出現在戰場上,以一人之力對付號稱「不死戰隊」的黃金獵隊。

某夜,羅克更是潛入敵營,本想獵殺安托萬,卻看到在自慰的露露……

羅克:為了讓世界充滿美女,充滿愛,我決定殺掉阻止美女與愛誕生的傢伙!

新增人物:

蜜莉:聖龍騎士團副團長莉蓮:神箭團團長

第一話 是非之地

吃完便當,也不管會不會污染環境,羅克就將便當盒往後一拋,任由它飄向大地媽媽的懷抱,但卻拋到了愛爾波塔臉上。

愛爾波塔極其憤怒,要不是大小公主在,以她的暴躁脾氣絕對讓龍寵烤了羅克。

抱緊紅蓮,想感受她身體的嬌柔,可惜戰甲冷冰冰的,什麼都感覺不到。不過由於紅蓮戰甲裙擺剛過大腿根部,側擺分開,所以當羅克下體緊緊貼著紅蓮臀部時,裙擺就自然分開。隨著讚歌的飛行,羅克那勃起的肉棒隔著布料摩擦著紅蓮臀部,這點微小刺激讓羅克無比興奮,都想在龍背上奸了紅蓮。不過羅克很明白,當自己還沒有成功奸了紅蓮時,自己絕對被讚歌甩到九霄雲外,更可能被它拿來打牙祭,所以他就非常安份地抱著紅蓮,蹭著紅蓮的臀部,想著如何逃跑。

在羅克的構想中,逃跑其實很簡單。

著陸,以噓噓為藉口,拔腿就往前狂奔!

可不知道為什麼,羅克又有那麼一點的不舍。

看著後方騎著龍寵的眾美女們,羅克都在腦海里幻想她們一一送上門給自己操的淫靡畫面。

(就讓我們在蔚藍的天空中自由自在地做愛吧!

內心吶喊著,羅克卻被愛爾波塔那比冰山還冷的目光瞪得轉過頭,都擔心愛爾波塔會不會在計劃著如何暗殺將精液射到她臉上的自己。

俯覽身下大好河山,看到的不是山就是樹,一片土黃一片蔭綠,偶爾還會看到一群野馬或野豬在平原上狂奔。

看多了,羅克就出現了視覺疲勞,問了紅蓮著陸時間,知道要到晚上七點,犯困的羅克就想睡覺,但又怕會掉下去,所以就一直處於遊魂般的狀態。

為了讓自己清醒點,羅克就打算調戲拉妃兒,可拉妃兒坐在愛爾波塔後面,這讓羅克打消了念頭。

連續打了十幾個呵欠,耐不住瞌睡蟲誘惑,羅克就兩手環抱著紅蓮,下巴磕在紅蓮肩上睡著了,雞雞卻鬥志高昂地蹭著紅蓮臀溝。

只顧著飛行的紅蓮根本沒有感覺到,她正不斷和後方龍騎士做手勢以確保大家沒有偏離飛行路線。紅蓮的柳眉久久未舒開,她擔心自己到達梅里亞時,梅里亞已豎起了阿克羅里帝國旗幟,這更是讓她想起聖菲盧斯平民被半人馬姦淫的悲哀。

沉重嘆氣,未哽咽的紅蓮臉上已滑下兩條淚痕,在太陽光輝中如同無數顆凝結在一塊的珍珠,璀璨奪目。

接近七點,天色灰濛,紅蓮便示意龍騎士跟著自己降落在下方的小河流前。

「瑪莎、瑪莉亞、阿西娜還有羅克,你們四個去附近撿些乾柴生火,愛爾波塔、奧莉薇婭還有芬柔檢查一下附近五百米之內,確保大家的安全。」

他們離開後,河邊就只剩下紅蓮、拉妃兒、瑪姬和安吉莉娜。

安吉莉娜自顧自地走著,找了處平坦的地方跪下就打開行李箱,多層型,放滿了風魔槍配件,而一把金色風魔槍被她取了出來。

擰開元素轉換裝置,扔入十幾顆黃金顆粒,擰好,對準河對岸的樹,她卻沒有扣動副扳機,只是單純地試一下手感。

確定這把中午趕出的風魔槍沒多大問題,安吉莉娜就將它放回原處,合上行李箱,拔掉鑰匙,一屁股就坐在了行李箱上,仰望著灰濛濛的天空,一群烏鴉哇哇哇亂叫著飛過。

「拉妃兒,到了梅里亞,你要做的事情很簡單,那就是和你的寵物呆在房間裡,沒有我的命令絕對不能亂跑。」

紅蓮道。

「你是指羅克?」

「這兩隻。」

紅蓮抓下趴在她頭上的尼魅,將它放在拉妃兒手裡,拉妃兒頭上的尼瑪就跳到拉妃兒手裡,抱著尼魅跳到地面,繞著紅蓮還有拉妃兒轉圈圈。

「知道了。」

拉妃兒一腳踩在尼瑪尼魅中間,正追趕著尼魅的尼瑪撞到拉妃兒的腳,撞得眼冒金星的它一屁股坐在地上,使勁搖頭,尼魅則溜到它跟前,伸出小舌頭舔著它的臉。

「前線很危險,沒有快樂,只有悲傷,每天都有人要死在戰場上,所以一開始我就不希望你跟著去,但你是羅克的主人,他很依賴你,所以我就同意讓你跟來了。」

頓了頓,紅蓮拉著拉妃兒的手,輕語道,「父王母后都還不知道,要是他們知道了,估計會把姐姐掐死,所以這次行程你要非常的聽姐姐的話,千萬不能太孩子氣,知道嗎?」

「知道啦,姐姐,拉妃兒就快十八了,又不是不懂事的孩子。」

吐了吐舌頭,拉妃兒跑到河邊,看著那些游來游去的魚兒,她就想去抓,但又怕紅蓮說她孩子氣,所以就像饞嘴的貓兒般蹲在河邊看魚。

「真想洗個澡。」

望著清澈透明的河水,瑪姬總覺得渾身黏黏的,都想脫光了下水泡一泡,但沒經紅蓮同意,她又不敢亂來,不過見紅蓮臉色不佳,她就打消這念頭,捧水洗把臉,洗洗手洗洗大腿。

生火,吃過乾糧,眾人就圍著火堆聊天,倒霉的羅克則被安吉莉娜帶往河的上游。

讓羅克放下行李箱,安吉莉娜就打開行李箱並拿出風魔槍,將風魔槍遞給羅克,安吉莉娜道:「這把風魔槍的承受能力幾乎是全大陸最好的,很適合你這種會暴走的傢伙用。」

「黃金打造的?」

「還有鉻。」

「鉻是什麼東西?」

「好東西。」

羅克滿臉黑線,玩轉著風魔槍,聽到礦石撞擊裝置的聲音,就笑道:「我還以為裡面又是空的。」

「如果你能在不憤怒的狀態下使用沒有礦石的風魔槍,我絕對不會將存了好幾個月的金子扔進去。」

「你是女的,你也會有精子?」

「知道我為什麼不讓她們看到嗎?」

安吉莉娜一槍指著羅克腦袋,冷冷道,「就是考慮到你會惹怒我,而我用槍指著你的時候,紅蓮會袒護你,現在這種情況不存在了。」

羅克乾笑道:「我發覺你的智商快要超越我了。」

收槍,安吉莉娜道:「裡面有十三顆黃金顆粒,要是普通的風魔槍,它根本承受不了這十三顆黃金顆粒轉換為引聚風元素源動力所引聚的風元素,就會出現槍體自爆。」

「你確定可以承受嗎?」

「理論上是可以的。」

「我記得你是一個只重視實踐的人。」

「是。」

「所以槍體還是有自爆的可能性。」

羅克鄙夷地看著面無表情的安吉莉娜。

「槍體自爆和爆了你的腦袋,隨便你選擇。」

「爆你妹!你別老是威脅……」

羅克話還沒說完,安吉莉娜左右手就各拿著一把風魔槍指著羅克的腦袋和雞雞。

「我投降,大姐。」

乾咳一聲,羅克舉槍指著對面那塊大岩石,問道,「你這存了好幾個月的金子打算用幾次啊?」

「一。」

「什麼?」

「一次。」

「真浪費。」

嘀咕著,羅克一扣動副扳機就盯著顏色漸變的條格。

條格顏色漸變速度比平時慢了一倍,而且羅克感覺到了周圍的風變得暴躁,像吃了春藥般刮來刮去,颳得他臉疼蛋疼,而站在他右後方的安吉莉娜裙擺都被吹起,黑色弔帶襪盡顯,偶爾還露出小褲褲,可專心盯著條格的羅克根本沒法去YY安吉莉娜。

條格轉為灰白色,羅克已很想開槍,狂風肆虐,吹得他都快站不住了,但他又必須等到條格轉為白色。

從扣下副扳機到條格轉為白色,這一過程持續了十秒。

「我要開槍了!」

叫出聲,羅克用力扣下正扳機。

一聲巨響,威力驚人的氣彈射進河裡後爆炸,衝擊波沖向四周,水、泥巴、石塊都飛了起來,飛起足有百米高,而其中還混著被炸得都熟透了的魚兒。

倒霉的羅克也飛了,不過不是往上飛,而是被射出氣彈所產生的後坐力推向後方,正中一顆老樹,屁股撞爛樹幹,更是陷了進去。

「威力還真是大得驚人,要是讓整個軍隊都配備這種風魔槍,估計百戰百勝。」

安吉莉娜倒吸一口涼氣,「不過就是代價太大了,幾場戰役下來就可能讓一個國家陷入山窮水盡之境。」

「別在那裡喃喃了!快幫我!」

羅克雙手使勁推著樹幹,但卡在裡面的屁股就是出不來。

走到羅克跟前,安吉莉娜卻沒有幫他,而是撿起風魔槍,檢查著槍口、元素轉換裝置等處。

確定風魔槍完好無損,安吉莉娜就道:「這次試驗很滿意,看樣子你可以在梅里亞好好發揮了,這槍我先收著,到了梅里亞再給你。」

「我才不要那可怕的槍!我屁股出不來!快幫我一下!」

「這簡單。」

拔槍指著羅克腦袋,安吉莉娜已扣下副扳機。

「你妹!別亂來!老子還不想死在這裡!」

砰!

氣彈從羅克耳朵下方飛過,打穿了樹幹,樹幹裂開,正努力拔屁股的羅克栽倒在地,一臉幽怨地盯著往回走的安吉莉娜。

「這個惡毒的高齡蘿莉!我一定要找機會報復!」

淚流滿面的羅克拎起行李箱就跟上安吉莉娜。

當夜十點。

「終於追上了。」

躲藏在黑暗中的暮影正盯著已睡去的紅蓮等人。

確定羅克位置,暮影就打算將他殺掉,但又不敢動手,他們的周圍趴著七隻成年龍寵,其中有三隻龍寵正監視著四周,要是被龍寵發現,龍寵很可能帶著羅克飛到天上,到時候暮影想下手就沒機會了。

對於自己的移動速度,暮影很有自信可以逃過人類的眼睛,但對於龍族,她還沒有十足把握,所以就一直隱匿在黑暗中,等待羅克離群再下手!

第二天一大早,紅蓮等人就騎著龍寵繼續前往梅里亞,暮影則像幽靈般往前疾奔。

正午,梅里亞。

四輛攻城塔以極快速度移向梅里亞,它的後面緊跟著三千多名阿克羅里魔槍士,兩千多名阿克羅里騎士,最後面還跟著四百多名的人族或半人馬弓箭手。

暫任總指揮的羅德站在城牆上看著黑壓壓的敵人,自語道:「可惜了,黃金獵隊還沒有出現,要是他們跑在最前面就有戲看了。」

「總指揮!下命令吧!」

上空的蜜莉道。

「別急,豆腐還沒有冷呢。」

叼著煙斗的羅克自信道。

三分鐘後,確定敵人都進入預定範圍,羅克便示意蜜莉攻擊。

「龍騎一隊隨我出擊!」

蜜莉喊道。

「Yes!My lord!」

五名龍騎士在蜜莉指揮下飛到敵群上方,分別停於前後左右中五個位置。

站在高處的安托萬用望遠鏡觀察著已出動的龍騎士,自信道:「只要消耗了那些笨龍的魔法力,再讓黃金獵隊出動,梅里亞就唾手可得了。」

「老公。」

露露一副騷樣。

「攻下梅里亞,我絕對操得你高潮連連,讓你知道你老公的性能力比半人馬還強!」

淫笑著,安托萬順勢摸了下露露私處,儘管隔著軟甲,但露露還是發出了嚶嚀浪叫。

後方整裝待發的半人馬聽到浪叫開始騷動,都想操露露的大賤逼。

確定隊員到達指定位置,蜜莉便高舉長槍,喊道:「龍騎一隊!攻擊!」

「Yes!My lord!」

伴隨著龍吼,水柱、火柱、雷電球、風卷氣勢洶洶地沖向大地,魔法一落地便傳來敵人慘叫聲,但更重要的是大地竟然裂開,一名又一名阿克羅里士兵掉進裂縫。

塵埃上揚,四座攻城塔倒向後方,淹沒在塵埃之中。

「操!」

「你要操我嗎?」

露露嬌滴滴道。

「操你媽!」

罵出聲,安托萬繼續用望遠鏡觀察著戰場,但除了滿眼塵埃,他什麼都看不到。

塵埃落定,看到梅里亞城前面那個超級大坑,安托萬氣得摔爛望遠鏡。

在攻打梅里亞前,安托萬和數名將領開過會議,都一致認為挖陷阱會是波亞軍隊防範的重要手段,所以就讓笨重的攻城塔跑在最前面以試探有沒有陷阱。直到塵埃落定之前,安托萬還很自信地認為對方沒有挖陷阱,可當他看到全軍陣亡那一幕時,他才意識到對方挖的陷阱非常堅固,需要龍寵的魔法攻擊才能啟動。

「沒事!我多得是人!」

安托萬咧嘴笑道。

本想發動下一波攻擊,但擔心又生意外,多疑的安托萬就命人敲響撤退鼓聲,可沒有一個人回來。

看著大坑下或死或傷的敵人,羅德便下令打開城門,讓神箭團團長莉蓮帶著部下清理戰場,活口一個不留。

點煙抽著,羅德迎風而立,道:「安托萬,這次可打擊到你了,估計你下一步也不敢走黃金獵隊這步棋,黃金獵隊是你炫耀的資本,沒有萬全準備你是絕對不可能動用它們的。」

梅里亞首防告捷,羅德沒有掉以輕心,待神箭團進城後就召開會議。

十八日晚上十點。

「唔……好老公……別這麼用力……我會受不了的……」

瑪姬環抱著一棵樹,肉臀翹得非常高,羅克正抓著她的蛇腰,肉棍一次又一次插入瑪姬肉洞最深處,插得瑪姬渾身顫抖,嬌喘連連,大樹都很配合地在搖晃。

離開卡納已經兩天了,這兩天羅克都和大家呆在一塊,雞雞癢得不行,所以就乘著大家都睡著的時候推醒瑪姬,拉著她的手跑到千米外的大樹下,興匆匆地掀起瑪姬短窄裙,拉下她的內褲,讓瑪姬口交了番就開始操她。

「舒服嗎?」

「唔……舒……舒服……」

「可惜她們兩個沒有在,要不然她們會讓你更舒服的。」

「壞……壞老公……噢……不行了……我快要死了……唔……」

「別哦。」

羅克抽出肉棒。

「快進來……人家快要高潮了……壞蛋……」

「我是想換一個洞。」

淫笑著,羅克一肉棍插進瑪姬屁眼,極速抽插著。

羅克邊操著瑪姬邊舔著瑪姬頸部,並含住瑪姬耳垂,隨意一吸,瑪姬就叫得更大聲,但怕被人聽到的她緊咬薄唇,壓在樹上的碩乳都變形了,隨著羅克抽插蹭著樹幹,灑在地面的淫水則滋潤著青青草兒。

一位不速之客正站在黑暗中看著羅克操瑪姬,那就是暮影。

看著羅克干瑪姬,聽著瑪姬淫叫聲,暮影什麼反應都沒有,就等著他們結束後殺掉羅克,要是瑪姬阻攔,她也會殺掉瑪姬!

十五分鐘後。

「要我射進哪裡?」

羅克依舊在操著瑪姬屁眼。

「唔……要是她們倆個在……我絕對讓你射到她們身體里……可惜沒有在……所以……噢……所以你就射進人家前面的洞裡……讓人家增加魔法力……」

「我現在就滿足你!」

羅克立馬抽出肉棍,將瑪姬翻過身,心神領會的瑪姬就勾住羅克脖子,待羅克托起她的臀部後,她就夾住羅克虎腰,身子一沈,肉棒就滑進蜜穴。

將瑪姬壓在樹上,羅克開始全出全進的抽插,每次肉菇快滑出洞口,他就用力插入,在羅克瘋狂抽插下,瑪姬達到了第三次高潮,被乾得叫都叫不出聲的她緊緊抱住羅克,任由他抽送。

(魔法力?

暮影心生疑惑。

「醫生!準備迎接我的子孫吧!」

伴隨著羅克吼聲,灼熱精液都射進瑪姬子宮,澆灌得瑪姬覺得自己下體都燒起來了。

喘息著,像樹懶般抱緊羅克的瑪姬道:「可惜我的身體不適合修煉魔法,要不然我現在絕對是非常厲害的風系魔法師了。」

「不只是你可惜,我也很可惜啊!」

「給你白乾!你還有什麼好可惜的!」

瑪姬白了羅克一眼。

「我屬於神秘的守墓一族,我的精液能讓人獲得魔法力,而我射了那麼多次在你的身體里,你就獲得那麼一點兒的魔法力,你不覺得可惜嗎,我都覺得可惜啊!」

「行!下次不讓你進來了!」

「真的?」

羅克輕輕一挺,半軟半硬的肉棒在縮緊肉穴內活動了下,瑪姬遂發出呻吟,更是用粉拳捶打著羅克胸膛,連喊「壞蛋」待肉棒滑出,羅克便放下瑪姬,腳麻的瑪姬差點跪倒在地,一邊埋怨著羅克一邊往前走,羅克則以便便為由停在那兒。

瑪姬走遠後,羅克伸了個懶腰,道:「我可不呆在這裡了,我要跑路,跑回學院,帶著兩位美女老師私奔,哦也!私奔到月球!」

轉身正要走,羅克卻撞到了兩團軟得不行的肉團,定眼一看,羅克馬上認出這對超級巨乳的主人是曾經以母愛打敗他的暮影。

擡頭盯著處於背光處的暮影,羅克嚇了一跳,後退數步,想拔槍,卻發覺自己他媽的根本沒有風魔槍!

「主人派我來殺你。」

暮影身形一晃,已出現在羅克後方,「因為你害死了他弟弟。」

轉身,羅克叫道:「害你妹!是你殺了艾德!還想嫁禍給我!」

「要不是你,艾德不會失敗,也不會被我殺死,所以罪魁禍首是你。」

頓了頓,暮影繼續道,「剛剛我本想殺了你,但知道你是守墓一族之後,我打消了這念頭。」

「難道你們守夜一族和守墓一族是親戚嗎?」

「我要你加入安東尼麾下,為他創造一隻全大陸獨一無二的魔法軍隊。這樣子安東尼伯爵奪回王位就輕而易舉,更可以統治整個神棄大陸!」

「你現在體溫多少?」

「什麼?」

「我覺得你發燒了。」

閃到羅克面前,一匕首壓住羅克脖子,暮影冷冷道:「如果你不願意成為安東尼伯爵手下,我現在就殺了你。」

「行,我願意,不過……」

「不過什麼?」

盯著暮影那對富有母愛的巨乳,羅克猥瑣道:「要是你給我干,我就答應你。」

「休想!」

「那你就殺了我吧。」

「你以為我不敢?」

「要是我不值錢,你早就殺了我了。」

羅克聳了聳肩膀,嬉笑道,「要是我猜得沒錯,你是一個非常冷血非常聽話的殺手,所以在森林裡你想都不想就殺掉艾德。從這點來說,如果你主人下了殺我的命令,你絕對會不經大腦思考就殺了我,但現在還在遊說我,我就可以肯定我非常值錢了。」

收起匕首,暮影道:「只要你聽我的話,我可以保證我的主人會讓你得到天底下任何一個你想得到的女人。」

「你。」

「除了我之外。」

「如此有母愛的你都不願意獻身,你覺得我會聽話嗎?」

「你遲早會聽話的!哼!」

冷哼了聲,暮影已隱入黑暗中。

腿都發軟的羅克一屁股坐在地上,使勁揉著雙腿,罵道:「他娘的!你妹的!要不是老子機靈!老子就被放血了!這地方真不是人呆的!我要找個所有人都找不到的地方!」

站起身活動雙腿,羅克道:「美女老師們,我羅克要暫時歸隱山林,與野鶴山丘為伴,但我遲早會回來的!」

「不管你躲到哪裡,我都會找到你的。」

如鬼魅般的暮影出現在羅克身後,被嚇得蹦起的羅克連連後退,暮影卻再次消失。

「看樣子還是跟著大部隊安全一點!」

叫著,羅克如同脫韁的野狗般往回狂奔。

羅克走遠後,暮影站在月光下,擡頭望著月光,深吸一口氣,自語道:「好多年沒有回家鄉了,不知道大家是不是變了模樣……不知道在永生之年有沒有機會回到家鄉。」

做為守夜一族中的潛行者,暮影有著幾乎永恆的生命,只不過要靠鮮血來維持。

回到駐紮地,羅克立馬叫醒紅蓮,將遇到暮影一事簡單說了一遍。

擔心今晚產生變數,紅蓮便叫醒所有人,讓她們收拾行李即刻啟程。

對方是守墓一族中的潛行者,奔跑速度異常,足以與龍寵相媲美,但有一點他們無法做到,那就是飛行,所以紅蓮便帶領著大家飛到前方一座陡峭山峰峰頂,在峰頂過了一夜。

十九日下午兩點,阿克羅里軍隊再度發動針對梅里亞的侵略戰。

由於紅蓮指揮官還未回到梅里亞,所以此次防守戰總指揮還是羅德。

看著已繞開陷阱往前疾奔的敵人,羅德自語道:「看樣子他們的偵察兵早就知道陷阱挖在哪裡了。」

攻城塔越來越近,羅德本想讓聖龍騎士團出動,但見此次攻城的敵人加起來還不到一千,羅德就知道安托萬又打算採取車輪戰。

想起聖菲盧斯防守戰,羅德就讓城內投石機做好準備。

待敵人進入投石機投射範圍,羅德便下令投射。

十幾個被烈火包圍著的火球飛進敵群,數百名阿克羅里士兵變成了火球,哀嚎著在地上打滾,而其他人還在往前跑,尤其是那座攻城塔。

看著越來越近的攻城塔,羅德還是不打算出動龍騎士,只是讓弓箭手射殺塔頂敵人,可他們都拿著盾牌。

「真是麻煩。」

無奈的羅德只得讓蜜莉帶著一隊龍騎士攻擊攻城塔。

在兩名龍騎士夾擊下,燃燒著烈火的攻城塔倒向左側,而敵人已敲響撤退鼓聲。

「看樣子第二波也快到了,不能再讓龍騎士出動了。」

嘴裡這樣說,但羅德知道龍騎士這張王牌絕對不可能留到最後一刻,不過他還是嘗試著抓住這張王牌。

二十分鐘後,阿克羅里軍發動了第二次攻城戰。

粗略估計,人數在八百人左右,但攻城塔有兩座。

「這個……」

看著形狀怪異的塔頂,羅德倒吸一口涼氣,叫道,「他媽的安托萬,竟然在攻城塔上裝了風魔炮,就算風炮可以射出,攻城塔也會承受不了後坐力而倒掉的。」

冷冷一笑,羅克又道,「看樣子你這老狐狸是打算放棄這座攻城塔,地大物博的阿克羅里簡直是在用金幣打戰!」

「蜜莉!不惜一切代價摧毀塔頂的風魔炮!」

「Yes!My lord!」

叫出聲,蜜莉帶領著龍騎二隊從兩側圍向攻城塔。

與此同時,阿克羅里士兵砍斷綁著熊牛的繩子,獲得自由的熊牛跑出戰場,而攻城塔頂端那四名魔槍士已合力扣下副扳機。

風元素紊亂,龍寵就無法控制飛行路線,更可能墜落!

「拔高一百米!」

蜜莉急忙下令。

五名龍騎士紛紛駕馭著龍寵以九十度往上飛,停格在離地面約一百二十米之處,但龍寵還是有點搖晃,正不斷扇動龍翼維持平衡。

「洛蘭!梅!攻擊左側攻城塔!簡你和我攻擊右側攻城塔!潘妮、奧菲亞待命!絕對不能讓風炮發射!」

喊出聲,蜜莉並沒有讓龍寵發動魔法攻擊,而是等到簡的龍寵噴出火柱,她才讓龍寵噴出風卷。

風卷纏繞著火柱急竄向下方。

轟隆隆!

一聲巨響,風火柱準確無誤地擊中風魔炮,但風魔炮並沒有被摧毀,只是隨著攻城塔倒向下方。

幾乎同時,一根木棍壓下風魔炮的正扳機。

伴隨著震天巨響,消耗了所有礦石的風炮射向高空,差點就射到了龍騎士簡,但受到紊亂風元素影響的簡的龍寵無法維持平衡,墜向下方。

「簡!」

「加油!寶貝!」

下墜三十餘米,龍寵終於維持平衡,急忙在簡的控制下往上飛。

第一尊風魔炮算是摧毀,但洛蘭和梅並沒有摧毀第二尊風魔炮,第二尊風魔炮發射出的風炮擊中城門。

轟隆隆!

厚重城門如同紙屑般被風炮轟得粉碎,鐵塊如急雨般飛散開,站在城門後準備迎敵的數百名波亞騎士、魔槍士受到不同程度的傷,更有數十人被砸得頭破血流,當場死亡。

「該死!」

蜜莉氣得渾身顫抖。

「對不起!副團長!」

洛蘭、梅異口同聲道,她們的龍寵都低下了頭。

看著不遠處出現的四千多名敵人,羅德已確定這是總攻擊,正欲下命令,羅德卻看到跑在第三波敵人最前面的是黃金獵隊。

倒吸一口涼氣,羅德喃喃道:「紅蓮,看樣子我要辜負你了,不過我是不會下撤退命令,我寧願和克萊兒一樣戰死沙場也不會做縮頭烏龜,遲早要死,還不如早點死。」

扔掉煙斗,舉劍,羅德喊道:「所有人聽命!在紅蓮總指揮沒回來前!我們一定要守住梅里亞!哪怕流盡最後一滴血!」

「Yes!My lord!」

看著飛近的蜜莉,羅德喊道:「聖龍騎士團副團長蜜莉速速率領所有龍騎士阻止敵人!」

領命的蜜莉立馬率領著二十八名龍騎士飛向敵群,並指揮著龍騎士對敵群發動轟炸式魔法襲擊。

狼煙頓起,隨風飄向梅里亞,整座梅里亞頃刻間變成了一座煙城,但濃濃狼煙又被風帶往後方。

龍騎士轟炸過後,蜜莉率領所有龍騎士返回,停在梅里亞上方待命。

濃煙過後,阿克羅里士兵至少死了兩千人,但眼中釘肉中刺般的黃金獵隊無一人傷亡,正以極快速度往前跑,距離城門只有四百多米。

「該死的不死戰隊!」

沿著升降梯落到地面,羅德便騎上戰馬,戴上頭盔,帶領著騎士團衝出城,沖向黃金獵隊。

(克萊兒……吾羅德?斯賓將回到你的懷抱……

羅德抱著必死決心,但卻有人不願讓他死。

飛掠過梅里亞,紅蓮一行人出現在了聖龍騎士團上方。

「紅蓮大公主!」

像見到救星的蜜莉喊出聲。

「幸好早了一步。」

微笑著,紅蓮便讓躍躍欲試的愛爾波塔還有瑪莎、瑪莉亞姐妹花前往支援騎士團。

對於黃金獵隊,這兩天愛爾波塔聽了不下十次,儘管知道他們沒有弱點,但她還是要去嘗試,她非常自信,自信得以為全大陸都沒有人能打敗她。

「愛爾波塔!我們必須配合!」

瑪莉亞叫道。

愛爾波塔沒有理會瑪莉亞,操控著暗金龍往前疾飛。

「姐姐!我更不喜歡她了!」

「很早以前我就找不到喜歡她的理由了。」

頓了頓,瑪莉亞駕馭著龍寵往右側飛去,並讓瑪莎飛向左側,她打算繞到黃金獵隊後方展開攻擊。

確定黃金獵隊已進入魔法攻擊範圍,愛爾波塔便命令暗金龍發動第一波魔法攻擊。

一股水柱噴向黃金獵隊,將每名隊員澆成落湯雞。

緊接著,愛爾波塔讓暗金龍噴出了一個巨大的雷電球,雷電球擊中黃金獵隊,緊隨而至的爆炸炸得黃金獵隊隊員飛得到處都是,但他們又以最快速度集合。

(他們的盔甲竟然不會導電!

愛爾波塔暗吃一驚,剛想命令暗金龍吐火,卻聽到了敵方吹響撤退號角。

姐妹花本想攻擊,但看到紅蓮舉起長槍示意她們回來,她們就往回飛,有點無趣的愛爾波塔也只好往回飛。

看著漸遠的黃金獵隊,羅德欣慰地望著上空的紅蓮。

「老公,為什麼不繼續攻擊?」

露露嗔道。

放下望遠鏡,安托萬道:「昨天我有聽探子說紅蓮回卡納搬救兵,我就想乘著她沒在的時候攻下梅里亞,沒想到她這麼快就回來了。」

「怕什麼!她在不在還不是照樣打!」

「我不是怕她,我是怕剛剛那個能讓龍寵發動不同魔法攻擊的龍騎士。」

笑了笑,安托萬道,「就讓他們苟延殘喘一兩天,反正梅里亞乃至整個波亞遲早要變成阿克羅里帝國的疆土!」

「那這兩天你打算幹什麼?」

「干你。」

「太直接了!」

白了安托萬一眼,露露咯咯直笑道,「不過人家好喜歡你這麼直接,乾的時候記得先來點雞尾酒助興哦。」

「我還會把雞尾插進你後面!」

「壞老公!」

半個小時後,梅里亞指揮部。

待羅德做完報告,紅蓮微微嘆氣,卻又露出笑意,道:「這幾天辛苦幾位,要不是你們堅守,我怕我的決策就造成了無可挽回的後果。」

「總指揮回來就好了!」

「是啊!有總指揮在!那什麼黃金獵隊根本不堪一擊!」

「奈特怎麼沒有來參加會議?」

紅蓮問道。

「他已經逃走了,要不要派人將他抓回來?」

微微皺眉,紅蓮道:「先不管他了,我們先確定如何應付阿克羅里的下一波攻擊。」

「那個……」

羅德沈吟片刻,問道,「剛剛那個就是你所說的可以改變戰局的男人?」

「嗯。」

想起羅克那副吊兒郎當,調戲拉妃兒的模樣,羅德怎麼也不相信羅克能改變戰局,但見紅蓮如此自信,他就將想說的話都吞進了肚子,但昧著良心又讓他很不舒服,他便以抽煙為由走出指揮部。

「還真是一個荒涼的城市。」

在街上逛了一會兒,百無聊賴的羅克就走向住處,沒走幾步,他就看到了迎面而來的拉妃兒。

剛想避開,但拉妃兒已跑了過來。

將尼魅拋給羅克,換上她最喜歡的那套深紫色連衣裙的拉妃兒道:「陪我去買點東西。」

「你是打算買衣服、鞋子還是內衣?」

羅克滿臉鄙夷,他都覺得再過一兩年拉妃兒都可以開店了。

「買一個好東西,你喜歡得不得了。」

「你的笑容讓我覺得這話非常的不可信。」

「走吧!走吧!」

拉著羅克的手,拉妃兒就往前走,兩人頭上各趴在一隻金絲熊。

五分鐘後,拉妃兒拉著羅克走進一家賣廚具的小店鋪。

一看到牆上掛著的平底鍋,羅克就知道拉妃兒要買什麼,死活都不肯進去。

「你真的不肯進去嗎?」

拉妃兒盯著羅克。

「廢話!你想買砸我的平底鍋!如果我跟你走進去!我不就成了傻子了嗎?」

「你真的不肯進去嗎?」

拉妃兒哽咽道,眼角頓時滑下淚水。

見狀,羅克哼道:「你的淚水也打動不了我,我意已決,你要買就你自己進去。」

「你為什麼要欺負我?你難道不知道我已經有了你的孩子了嗎?嗚嗚嗚嗚……」

拉妃兒哇的一聲就哭了,周圍的行人都圍了過來,立馬認定羅克是個負心漢。

「喂!不許汙衊我!」

拉妃兒邊擦眼淚邊道:「晚上睡覺,你讓我穿什麼我就穿什麼,你不讓我穿,我就什麼都不穿,為什麼你還是不滿足,我有了你的孩子,我想買幾個平底鍋回去煮粥給孩子吃,你都不肯。」

「我的祖宗,孩子還沒出生,你買……」

愣了下,羅克隨即喊道,「你根本沒有懷孕!哪來的孩子!」

「那男人不要那個小姑娘了。」

「嘖嘖,十幾歲的小姑娘就要當媽媽了,以後她的日子還怎麼過啊。」

「早點當媽媽也沒什麼,關鍵是她的男人不好啊,竟然連煮粥的鍋都不願意給她買。」

「也許他是窮鬼,連鍋都買不起。」……

聽著路人唧唧歪歪,羅克立馬明白眼淚是女人最強大的武器,他更明白所有的人都已站在拉妃兒那邊,所以他就拉著拉妃兒的手跑進店裡,壓低聲音道:「你狠,你要買幾個就買幾個,反正你自己出錢。」

「行,不過你要幫我抱回去。」

「為什麼我還要背作案工具回去?」

淚流滿面的羅克真想找個角落蹲著,掏出雞雞畫圈圈詛咒小魔女般的拉妃兒。

為了讓拉妃兒那還未出生的「孩子」喝上最好的粥,店主挑選了五口最好的平底鍋打五折賣給拉妃兒,還想贈送幾把鏟子給拉妃兒,但拉妃兒買這鍋又不是拿來炒菜,鏟子拿來也是多餘,就拒絕了,然後就讓羅克抱著五口平底鍋往回走。

一路上,羅克不知遭了多少回白眼,這讓他很鬱悶,他很想找個機會報復拉妃兒,但一直找不到機會。

放好鍋,為了人生安全,羅克忙走出房間,可這個房間是他和拉妃兒一起住的,他總要回來睡覺的。

傍晚六點,紅蓮、拉妃兒、羅克、瑪姬和安吉莉娜五個人在一塊吃飯。

吃到一半,紅蓮便放下餐具,看著埋頭狂吃的羅克,道:「要是和預計的相符,明天或者後天阿克羅里軍隊就會攻打梅里亞,到時候可能需要你的幫助。」

沒有人應紅蓮,羅克就斜眼盯著紅蓮,指著自己的鼻子,問道:「你是在和我說話。」

「是。」

「這個笑話一點都不好笑。」

說完,羅克繼續埋頭狂吃。

「你是龍人,除了你,沒有人能挽回戰局,我還希望你能幫我奪回聖菲盧斯。」

「我不是龍人,我是……」

羅克話還沒說完,瑪姬搶話道:「羅克,雖然你還無法進化為龍之王,但你確實是龍人,你要對自己有信心。」

知道瑪姬是擔心自己道出真實身份,羅克就道:「就算我是龍人,要是我無法像賽亞人或者奧特曼那樣變身,我的存在就沒有意義啊。我確定我無法變身,所以紅蓮公主你還是把我當成普通人吧。」

「安吉莉娜,你那邊怎麼樣了?」

放下刀叉,安吉莉娜道:「很ok,讓羅克對付黃金獵隊完全沒有問題。」

「o你……」

剛要罵出聲,見安吉莉娜抓著十字架,羅克就賠笑道,「o我妹,o我妹,你說什麼就是什麼,就算你要我拿你那破槍對付至高神,我也不會眨一下眼睛的。」

「那麼就是說可以讓羅克上陣了?」

紅蓮問道。

「是的。」

安吉莉娜點了點頭後又道,「只要我稍加指導,讓羅克應付黃金獵隊那是輕而易舉。」

「那你吃完飯後指導羅克,我怕時間來不及。」

「行,不過你要給我準備足量的黃金,每粒像紅豆那麼大。」

見紅蓮皺眉,安吉莉娜補充道,「要是沒辦法籌集到,那就籌集三百萬波亞金幣給我,再找四名鐵匠配合我。」

「三百萬……」

紅蓮倒吸一口涼氣。

「這三百萬波亞金幣要做為風魔槍引聚風元素的原材料,要是搞不定,我不能確保羅克能打敗黃金獵隊。」

「那我會想辦法的。」

「羅克,七點半來找我,我就住在你隔壁那個屋裡。」

「知道了。」

(找你妹!老子才不要你這惡毒的高齡蘿莉指導!也不要上戰場打打殺殺的!要是英俊臉蛋被毀!你讓那些愛慕著我的美眉們情何以堪啊!哼!晚上老子就離開這鬼地方!我才不管戰不戰爭的!

吶喊著,羅克就計劃著怎麼逃出梅里亞這個無愛的地方。

(adsbyjuicy = window.adsbyjuicy || []).push({'adzone':675266});

(adsbyjuicy = window.adsbyjuicy || []).push({'adzone':675268});

武俠科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