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子銷魂三

2019-11-06     收藏     刪除     DELETE

過了一會兒,我的肉棒又已軒然而立,渴望再展雄風。我於是輕撫媽媽硬挺的的乳房,並將她的一隻手拉到我的肉棒上。

媽媽的手剛剛接觸到我的陰莖,便「噢」了一聲,緊緊地握住了,上下套動著。

我在她耳邊柔聲說道:「小親親,剛才刺激嗎?」

她羞澀地看著我,良久,才小聲說:「刺激!」說完,又閉上了眼睛。

「小心肝,還想要嗎?」我繼續問。

她微微睜開秀目,柔媚地看著我,那會說話的眼光中充滿嬌羞和讚許,然後靦腆地微微一笑,又沖我輕輕點了一下頭,便又閉上了眼睛。

「小寶貝,你說呀,還想不想要?」我希望媽媽親口對我說她想要。

她睜開秀目,雙手支撐起身子,嬌羞地看著我,有氣無力地說:

「小壞蛋!……都已經這樣……已經是你的人了……還要問!」媽媽在我唇上吻了一下,柔聲道,並將臻首靠到我的胸膛上。

這時,我的手指已經插進了她的陰道中,摸到了緊實的「G」點,在上面畫圈。

「噢!」媽媽叫了一聲,半張著嘴,顫抖著。然後,撲到我的懷裡,說:

「親親,我想要……快給我……我忍不住了……快!快點肏我!」

「小情人!真乖!」我誇獎道,把媽媽的嬌軀放平,分開兩腿,爬到她的身上,堅硬的肉棒又一次進入她那溫柔的洞穴中。

我一手摟著她的脖子,一手握揉著她的乳房,邊親吻邊抽插。

媽媽雪白的身體由於我的衝擊上下波動,漸漸地她開始輕輕呻吟,繼而喉嚨里發出鶯啼般的昵喃聲,接著便開始語無倫次的呼叫:

「……啊……我……寶貝……兒子……媽……喔……啊……用力……媽好爽啊……使勁……肏死我……

「媽,你怎麼還叫我兒子?你已經是我的人了!……」我邊干邊說:「你何不叫我……好丈夫……」

「我是你媽呀……怎麼可以……快快……啊……我又要來了……」

我更加大力衝擊……

「你真是……好丈夫……用力呀……」

媽媽時而喊著兒子,時而叫著我的名子,還稱我是她的好丈夫。看來,她已經痴迷了,如醉如痴,她已經分不清我究竟是她的什麼人了,完全沈浸在男歡女愛的幸福歡樂中。

她繼續叫著:「……我……好……媽……真舒服呀……快快……我又要來了……啊……快,兒子快點……親爹爹……嗚呀……我完了……」

媽媽的第四次高潮似乎更加猛烈,雙手抱緊我,指甲抓破了我的背,陰道異常地緊箍不放。

當她的高潮平靜後,象昏睡一樣癱在床上,身體柔軟得象一堆爛泥,任我擺弄和撫摸。

看到媽媽在我的努力下楚楚可憐的樣子,我隱隱產生一種無名的自豪感和英雄感。這時我還沒有排泄,玉柱仍然硬挺挺地插在她的體內。我吻著她,下面輕輕動了幾下。

「志志……我要……小便……上廁所……」媽媽秀目緊閉,漸漸續續地小聲呢喃著。但我已經聽懂了:媽媽尿急!

我從她身上下來,想扶她坐起來。誰知她身子一歪又癱倒在了床上。

啊!可憐的媽媽,她已經完全沒有力氣了。

怎麼辦呢?媽媽急著要去小便!

我靈機一動,便把她抱起來。她的身子軟軟地橫在我的雙臂上,四肢和頭頸都下垂著,好象沒有知覺似的。

到了衛生間,我把她放在坐便器上,她雙目緊閉,身子左右搖晃著。我連忙扶著,讓她偎依在我的懷裡。

當陣陣尿聲停止後,我把她再抱回臥室,放在床上。這時她已經清醒一些了,微微睜開眼睛,看著我,小聲說:「阿志……你……」

我又躺在她身邊,把她摟在懷裡,讓她的頭枕在我的胳膊上,說:「媽媽,有什麼事嗎?」

她輕輕搖頭,便又閉上了眼睛。

我吻她,撫摸她,柔聲問:「媽咪,你很累嗎?」

她又微微睜開眼,看著我,搖了搖頭。

「媽媽,你好美!」我小聲讚揚,一隻手還握在她的乳房上。

「阿志,你真有勁……我來了五次高潮……連說話的力氣都沒有了……你累嗎?」媽媽溫柔地撫摸著我的臉,輕聲對我說。

「媽媽,我一點都不累,我還沒有排精呢。你摸摸看!」我拉著她的一隻手放在我硬挺的玉柱上。

媽媽用力地握了握,眼睛裡閃動著似驚喜似羞澀的光:「啊!好大呀!」

玉手在我的陰莖上套動著,還時而用她那柔軟光滑的手指撫揉著龜頭,很舒服。

「媽咪,我還想再玩一會兒,好嗎?」

「不!不要了!」她的聲音雖低,但很堅決。

「媽媽,可是,我這裡脹得好難受呀!」我的玉柱在她的手中使勁挺了挺。

「好兒子,不要再來了!萬一你在我體內排泄,使我懷孕怎麼辦!」媽媽滿眼憂慮地說:「這樣吧,我來幫你發泄。」說著,她坐起身來,爬在我的身上,伸出紅嫩的小舌吮舔著我的龜頭,後來一張口,把我那又粗又長的陰莖完全吞到口中。

我看到媽媽的櫻桃小嘴被撐得快要撕裂似的,心疼地一用力把陰莖從她的嘴裡拉出來。叫道:「媽媽,不要這樣,這樣你很痛苦,我也不舒服。」

「志志,你的東西太大了,我的嘴真有些裝不下!」媽媽悻悻地說,然後無可奈何地又躺了下去,不說話,也不動,靜靜地看著我。

我說:「媽媽,讓我再玩一次吧。」

她羞澀地看我一眼,沒有反對,但也沒有贊成,只是把眼睛閉上了。

我把她雙腿擡起來,靠在我的兩肩上,我想這樣能使我插得更深。

媽媽的身子在我的衝擊下開始上下起伏,漸漸地,喉嚨里發出了斷斷續續的呻吟聲。接著,她的身子開始扭動,兩手緊緊握著床單,嬌首左右擺動,如不堪負的樣子。大約二十分鐘後,母親開始大聲喊叫:

「……兒子啊……刺穿我的子宮了呀……哎……呀……媽要升天了……啊……你……怎麼……這麼勁……」

「啊……媽咪……你夾得這麼緊……媽,我也要射了!」

「啊……不可以兒子……啊今天是……危險期……啊!快拔出來……我們不能有孩子……啊……」

可是,母親卻近於瘋狂地抱住我,她的子宮使勁吸著,使我根本拔不出來。

「兒……子……不要射在裡面……噢……我要去了……」她大叫。

「媽,你夾得我好緊……你的子宮咬住不放……我拔不出……」我說著,同時繼續猛烈地抽插著,速度越來越快,力度越來越大。

「兒子……我……我控制不了自己……啊……再大力些……千萬不要停啊……」

「媽媽……怎麼辦……」我大力地抽插。

「兒……天啊……啊……」媽媽的陰道又一次猛烈地吮吸我的肉棒。喔,一股熱流浸著我的玉柱……使得我忍不住要射精。

「……媽……我忍不住了……啊……」我的身體一連串地顫抖。我終於把精液完全地射進了媽媽的子宮中,身子一軟,爬在了媽媽的身上。

「呀!」媽媽大叫一聲,也同時達到了高潮!只見她的身體顫抖著,兩條玉臂緊緊地抱住我,陰道有節奏地抽搐了十幾下。然後,手一松,就軟綿綿地癱在床上,秀目緊緊地閉著。

我們都很疲倦,相抱著睡了四個小時。當我醒來時,媽可能早已經醒了,她仍被我抱在懷裡,見我醒來,撫摸著我的臉說:

「志志,你醒了!」

「媽媽,你早醒了嗎?」

「我早就醒了,怕驚醒了你,沒敢動。」

「媽媽,我好愛你喲!」我興奮地說,同時在她唇上親吻。

她推開我,說道:「志志,我們太糊塗了。」

「媽媽,和我做愛你舒服嗎?」我撫摸她的乳房問。

「當然舒服!」她激動地回答。

「那為什麼說我們糊塗呢?」我問。

「我們是母子呀,是不能做愛的!」

「媽媽,男女情有所鍾,愛有所欲,通過身體的交合達到身心的歡愉,是何等美妙的事情呀!母子也是血肉之軀的男女,其間有情有欲,為什麼就不能做愛呢?」我理直氣壯地問。

「大概是怕近親繁殖可能會產生畸型的後代吧。」媽媽囁嚅著說。

「那我們可以不要後代呀!你再想想,動物交媾與人類交歡的最大差別就在於人類是有感情的。只有在男女間的感情達到熱烈階段時,才會做愛;而世界上最誠摯的愛莫過於母子之間的愛。如果我們打破古人的清規,隨心所欲,那麼母子交歡所獲得的享受一定是最美妙的!媽媽,剛才我們做愛時,你有享受嗎?」

「我從來沒有沒有過這麼大的享受……」她的眼中射出異樣的光彩。

我問:「媽媽,你和爸爸做愛時得到過這麼大的享受嗎?」

她輕輕搖了搖頭:「你爸爸可沒有你有本事,而且很自私,只顧自己發泄,從不管我是否滿足。每次同房,他總是幾分鐘便草草收場了,弄得我不死不活地……唉,不要提他了……」眼中充滿了悲哀。

「啊,媽媽真可憐。媽咪,你愛我嗎?」

「兒子,媽咪好愛你喲!」她很激動,緊緊地抱著我,把臉貼在我的胸前。

「媽媽,我剛才說的話有道理嗎?」我趁機問她。

「聽了你的分析,我好感動,也很贊成,你解除了我心理上的障礙。親愛的,我把自己完全交給你了!小親親,我是你的人了!」媽媽說話時眼充滿激情。

然後,她又悠悠地說:「只是,這件事,千萬莫讓你爸爸和外人知道。否則,我們是很難做人的!」

「啊!媽媽好懂事、好通情達理!以後,我天天與你做愛,給你享受,這樣你就不用自瀆了。」我的手又伸到了下面,一個手指插進了她的陰道中。我感到她的手也握住了我那又變得硬挺的陰莖。

「志志,想不到媽媽真的做了你的情人!」

「多好呀!媽媽!難道你不願意嗎?」

「願意!我也好開心呀!」媽媽爽快地回答。

「媽媽,你知道嗎,我早就愛上你了!我觀察過許多女子,沒有一個能與你相比,你是我的夢中情人啊!你以前想過要和我做愛嗎?」我親切地吻著她的問。

「以前沒有,後來想過!」媽媽有些不好意思地小聲說。

「從什麼時候呀?」

「那天的舞會上!當時,你的風采真的把我迷住了,我心想,要是志志能做我的情人就好了!我一時衝動,便情不自禁地假借燈暗的機會與你擁抱接吻。回來後,便常常想念你,每次看見你,我心中就激情翻湧。有幾次,我竟在夢中與你做愛。你真的成了我的夢中情人呀!沒想到現在夢想成真!啊!志志,我的寶貝兒子,我的小情人!我真幸福呀!」